加拿大全国大麻合法化已经一年多了,现在连大麻食品和电子大麻烟也上市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也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恰恰相反,却有违背国际上有关毒品条约之嫌。

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埃文·戴尔(Even Dyer)的一篇报道说,加拿大的大麻合法化实际上违反了其签署的联合国有关毒品条约。而加拿大一直被认为在国际事务上是国际法和条约的坚定支持者,因此这次的做法更令人不安。 人们担心这会减弱全球几十年来在打击毒品问题上的共识和条约制度。

就像当年的玻利维亚违反国际公约

上个星期,12月13日,联合国国际麻醉品管理局(INCB)主席说:“加拿大的作法会削弱国际合法药物管制的力度,破坏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他还提醒各国,联合国“已经反复公开表示,大麻的合法化违反了国际公约的规定”。

国际社会在1961年曾签署《麻醉品公约》,其中也包括加拿大。 而且后来在玻利维亚要求给予其25年赦免,继续种植能提炼可卡因的古柯树时,加拿大也站在了反对一方。

当时玻利维亚政府试图说服其他国家,理由是玻利维亚人和其它几个南美国家一样,种植古柯树有悠久历史,咀嚼古柯叶已成为历史文化习惯。但当年签署公约的18个国家中,大多数国家,包括美国、荷兰、葡萄牙和加拿大都表示反对。他们认为这是绕开条约的不诚实的方式,将开创危险的先例。后来直到2013年,玻利维亚得到了永久豁免古柯树种植,才又回到条约中。

(Juan Karita/The Associated Press)

现在,加拿大差不多就等于处在玻利维亚当年差不多的位置,公开违反了自己所签署的条约。 因此当年反对玻利维亚的做法也被看成是伪善。

埃文·戴尔的报道中提到,实际上在加拿大公布大麻合法之前一个月,加拿大副外长伊恩·舒加特(Ian Shugart)曾签署一项备忘录,其中提到了试图“撤回加拿大当年对玻利维亚的反对立场”。

美国政府拉丁美洲事务办公室的约翰·沃尔什(Walsh)在参议院一个委员会作证时,也以专家的身份,报告了他所研究的,加拿大将大麻合法化后对国际上的影响。他说:“加拿大试图找到一种解决方案,以使国内政策的变化能与国际条约义务相协调,从而不用从原来的条约中撤出。但达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

给了俄罗斯指责西方的口实

沃尔什说,加拿大将大麻合法化,还会面临其他条约签署国的压力,特别是俄罗斯。他说:““对俄罗斯而言,这不仅是抨击加拿大的好机会,而且还可以借机指责西方对国际规则和国际秩序的虚伪态度,甚至还可以籍此在西方国家之间制造分裂”。

“我认为他们会高兴地指着加拿大说:’瞧,西方国家总是试图让我们遵守规则和秩序,但是当轮到他们自己时,他们就可以各取所需,这不就是与国际法相违背的吗”。

为了减少国际上的指责,今年年初,加拿大和乌拉圭曾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将大麻从其麻醉品列表中降级的倡议。当时俄罗斯和日本都持反对态度。

沃尔什说:“由于美国在这一问题上处于旁观立场,俄罗斯就觉得自己可以填补空白,将那些仍禁止大麻的亚洲和非洲国家集结起来”。

俄罗斯驻加大使馆也确实发表声明说:“渥太华的新毒品政策不符合1969年的《维也纳条约》。根据该公约,加方无权援引其国内立法作为不履行国际条约的理由”。声明还说, 加拿大为其它国家树立了一个危险的效仿榜样,这将导致国际上打击麻醉品的国际法律基础受到破坏”。

当时加拿大外长克莱斯蒂娜·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也承认,新的大麻法确实在某些地方违反了这些条约。

(Richard Vogel/The Associated Press)

助长了大麻合法化的蔓延

目前在西半球,对大麻合法化蔓延的担忧正在增长,法院和政府正在逐步取消一些相关的禁令。

乌拉圭在2013年率先通过大麻完全合法化,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哥伦比亚多年来一直是可卡因贸易的中心,并在1980和90年代诞生了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三个毒品团伙。如今,每个哥伦比亚人都有权种植多达20种大麻植物。而在加拿大,个人只限种植四棵。

巴西和厄瓜多尔不再对拥有少量大麻判罪。阿根廷最高法院已开始淡化对拥有大麻的控罪,而这就像乌拉圭大麻合法化之前的做法。

美国目前有11个州大麻是完全合法的,只在10个州中是完全非法的,其余的则是可以用于医疗用途或改为非刑事化法规。

墨西哥还没有像乌拉圭或加拿大那样合法化,但人们已开始问:“为什么其他国际已经合法了,我们种大麻还会被军队铲除”。

FROM: RCI with CBC,Evan Dyer